立博官网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残次品】原创肉想看笔芯吃林的看过来

  隔着两道舱门,林静恒此时无比希望能把对面那人强行跃迁到第八星系另一端。太麻烦了,他心想,弟弟都是这样的吗?

  湛卢强大的精神网遮天蔽日地延伸过来,替他拉开了驾驶座上七零八落的保护带。林静恒还没来及站起身,余光就看到一个弥散着低气压的身影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林静恒懒洋洋一挥手,记不得第几次听到这话了。他身居高位数十年,从未有需要对别人解释自己的机会。一开始,陆必行这样质问,他还会在诧异之余反思一下自己这次是不是真的太过火了?毕竟这位青年科学家平日里温文尔雅,日常就是与湛卢讲笑话、和广场大妈唠嗑,很少有急眼的时候,可自从上次两人一同去探反乌会老巢,这位临时随军工程师使用非常规手段强行撬开了他的外壳,林静恒就完全没有了哄人的心思。

  他这种消极抵抗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陆必行。他按着林静恒的肩头把他推回驾驶椅,同时不忘指挥湛卢调节椅背,好像生怕力气过大让林静恒不舒服。

  陆必行这种连发作都瞻前顾后,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脾气林静恒不是第一次了解了。他又好气又好笑,一只手试图扒开挂在身上气势汹汹的某人,另一只手摸索着去找驾驶椅的手动调节按钮。

  “不准动!”陆必行的脸气都有些红,这不是姓林的第一次在他眼皮下玩作死。想起上次林静恒试图给他打安眠剂好自己去送死,陆必行就气不打一处来。上次……想起上次的情形,陆必行忽然有点底气不足。

  “怎么了?”林静恒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脸由怒气冲冲变得游移不定,十分莫名其妙。他心想,这孩子怎么发起火都火不过三秒?

  然而现实是,随着陆必行的过度脑补,两人的姿势变得无比尴尬。林静恒又一次试着推开陆必行站起身,陆必行终于横下了心,“你不准动。”

  陆必行抬起一只膝盖抵在林静恒双腿之间,抬手捏住林静恒下颔,入手触感冰凉又柔软,一下子点燃了陆必行心头烧了整整几个月的邪火。他低头缩短了两人中间最后那段距离,林静恒的嘴唇有些偏薄,像他人一样,古地球传说唇薄的人凉薄。他怎么可以这样不在乎别人想法呢?怎么可以这样不在意…我的感受呢?

  陆必行发狠一样咬住那两片软肉,蹂躏的力道令林静恒发出一声惊呼。趁这个机会,陆必行灵巧地撬开牙关长驱直入,捕捉到了林静恒来不及躲闪的舌头。

  “……!”林静恒感到从未这样狼狈过,几次试图摇头把那作乱的舌头推回去,却无奈后脑勺被固定在椅背凹槽内。平时联盟为了作战效率,尽最大力地为他们提供了最舒适的机甲服务,而此时林静恒若能从桎梏中解脱,定要骂一句“***的舒适!”

  直到胸口一凉,林静恒才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把自己军衣外套和衬衣扣子扒开,从布料被蹂躏程度来看,显然不是受到了友善对待。

  陆必行常年捣鼓机甲零件,手实在灵巧得不像话,三下两下就解开了复杂的腰带扣。他将林静恒的裤子一把拉到脚踝,可脚踝处的裤腿还一丝不苟地束在军靴里。陆必行试着摆弄了一下联盟军靴的搭扣,那边林静恒才终于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不能怪他反应迟钝,林上将几十年间对风月的唯一了解就是图兰那帮人吃饱了剔牙时讲的荤段子,实在不知道在机甲驾驶舱就……是哪个星系的野做法!

  对了,机甲。林静恒艰难地暂停内心深处的骂娘,“……湛卢!”这一开口就沙哑的不像话,林静恒自己都吃了一惊。湛卢应该能理解的吧?

  这是撤出驾驶舱的问题吗?!林静恒气的快要翻白眼,“湛卢,你把他给我拎走!”

  湛卢的机械声响起,“是,陆校长,我这就撤出驾驶舱的精神网并关闭一切录像功能。请问需要任何帮助吗?”

  林静恒几乎真的背过气去,他此刻无比后悔早些时候把湛卢权限交给了陆必行,可又不敢妄自抢夺对方精神网,没想到这吃里爬外的废二手货竟丝毫不顾及多年情谊,关键时刻将自己狠狠坑了一把。

  说时迟那时快,林静恒奋起反抗,屈膝顶向陆必行的侧腰,可脚踝还被裤子缠绕在一起,力度比平时相比简直可以算是绵软无力了。陆必行轻轻松松地躲过,顺势捞住林静恒的膝窝。林静恒的小腿修长、膝盖骨微凸,陆必行只觉得这人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好看,隐秘的占有欲像点燃的干柴,腾地一下烧到了他四肢百骸。

  “看来非得你点教训了。”陆必行轻快地说,可手上力道却丝毫不减,他飞快地将褪到脚踝的皮带绕了两圈打了个死结,然后整个人从下方钻进了林静恒双腿之间。“将军,放松,别紧绷绷的,不然容易弄伤你。”

  林静恒死死瞪着面前一脸无辜的人,怒火让他的眼梢都泛了红。陆必行没有给他骂娘的机会,倾身再次吻住了他。

  这一次他没有粗暴,轻柔地舔舐着那两片薄唇,同时手也没闲着,沿着林静恒的腹肌向下直到将对方的脆弱抓在手里。林静恒一个激灵,鸡皮疙瘩和头发一并立了起来,弱点被敌人掌握的感受他并不熟悉,更何况眼下这情况……

  没有给他更多反抗的机会,陆必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感觉手里的东西很快充血硬挺了起来。他无声地笑了笑,联盟第一面瘫果然并不是真的冰山,最起码手中的东西诚实地反映了人体本能。

  林静恒却整个人都不太好,这种感觉太过陌生。他从小性格冷淡,在学校时,在青春期最躁动的日子里,他对别的男同学不怀好意的笑从来都熟视无睹,别的一群人凑在一起个人终端“资料”互传他也从来都是嗤之以鼻。那年清晨他试图偷偷抱着床单潜入洗衣房被智能管家发现,人工智能无视他威逼利诱,尽职尽责地对陆信汇报了林静恒羞于启齿的情况,他看也没看陆信打包传给他的青少年性教育手册,直接点了“彻底删除”。

  陆必行结束了一记深吻,对林静恒的走神显示出极大的不满,手上力道没把握好,林静恒“嘶”的倒抽一口凉气。

  “太重了?弄疼你了吗?”陆必行连忙安抚地揉了揉刚才用力蹂躏的部位。林静恒无声地摇摇头,事到如今,他也不觉得抵抗能有什么好处。陆必行的指腹有一层薄茧,摩擦间带来了奇异的快感,林静恒放在陆必行肩头的手不由自主地攥成了拳,试图用指甲刺入手心的尖锐来避免陷入沉沦。在陆必行看来,林静恒的表情此时和平时不搭理人时并无二致,只是眼角的水汽和额角汗湿的几缕鬓发暴露了他正随着陆必行动作起起伏伏的欲望。

  “好了,你别……”林静恒强行压下喘息,换来的是陆必行指甲轻轻刮过顶端,“……够了!”

  陆必行看着这张冷淡的脸,作弄之心顿起,他附身咬上了对方脖颈,沿着喉结细细地舔舐了一圈。林静恒被陆必行翘起的头毛痒到了心底,喉咙中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积蓄已久的快感终于漫过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猝不及防地喷射出来。

  陆必行吻了吻林静恒汗湿的额头,纾解过的情欲令他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潮湿的灰色眼睛失去了平时的锐利,此时正略失神地盯着空中某一点发呆。林静恒试图伸手将陆必行推开,胳膊抬起一半却觉得异常酸软无力,结果只是软绵绵地搭在陆必行肩膀上,倒像是舍不得他走一样。

  与他对视片刻,林静恒被他这粘粘糊糊的视线盯得浑身不痛快,“服侍得不错,你可以退——”

  “谁说已经结束了?”陆必行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把满手白浊随手抹在了林静恒敞开的军服外套胸前,暧昧的腥气顿时充斥了两人鼻间。林静恒给了他一记不那么有震慑力的白眼,“往哪抹!“

  随着这句话刚落,林静恒感到某个更加隐秘的地方被探入了一根手指,刚才一直故作镇定的脸一下子绷不住了。他侧过脸,努力抵御被入侵的不适感。指挥台屏幕上排列规整的字符忽然变得晦涩难懂,像理不清的头绪一样纠缠得他无力招架。

  陆必行却亢奋得眼睛都亮了,“将军,从第一次见到你穿这身……天知道我有多想把它们一件一件扒下来,你怎么能裹这么严呢?”林静恒平时指挥作战时穿的是全套联盟军服,从帽子到手套,除了脸没有露在外的皮肤,全身上下平整得没有一点皱褶。


立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