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博官网陶瓷厂
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
QQ:940736721  282080809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

刚刚看完了残次品但是连肉渣渣都木有宝宝心里

  此时此刻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人,以这样一种近乎毫无保留的姿态把自个儿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一向自认为脸皮厚的陆必行竟然局促起来。他的大脑似乎中了一种叫林静恒的病毒,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死机,继而化成一摊浆糊。

  似乎是为了回答他手足无措时磕磕绊绊问的的问题,亦或是催促他快点,林静恒从鼻腔中哼哼出一个字,把陆校长差不多已经成浆糊的脑子又救了回来,继而又飞速运转起来。这个“嗯”字穿过陆校长的耳膜,在脑海里一遍遍回荡连每个音节都被他磨碎又反复咀嚼了几遍,于是他品读出:这个自鼻腔中发出来的音节,不似林将军往常话语中的冷硬,几乎称得上是温柔的,此外他还注意到了林静恒拖出来的一点带着宠溺的尾音。

  林静恒稍微挪了挪身子,留下了一个毫无防备的后背,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局促,本来略微有些绷紧的后背忽然就放松下来,伸手捏了捏他的腰,埋在被子里线条分明的脸上便流出来了一丝笑意。

  陆必行腰上被捏的这下不重,林静恒几乎没用上什么力,有些粗糙的指间带着一股子林上将特有的冰凉温度。大脑几度当机的陆校长此刻却仿佛被点燃了火,热流顺着那指尖窜进了他的血脉,继而烧进五脏六腑,最后一股脑的炸开在了他的眼前,他最后一丝理智被炸的烟消云散。他突然红了眼,发狠似的俯下身,咬住了林静恒的脖颈,活像头要把他拆吃入腹的野狼。

  林静恒吃痛,原本放松的后背又略微有些绷紧了,没有出声,但陆必行还是连忙放轻了力道,由啃咬渐渐变成了舔舐,继而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红痕。

  他心里这一团火苗激烈地燃烧,烧的他头昏眼花,理智灰飞烟灭。他一直在单方面表达着对林静恒的喜欢,一直在油嘴滑舌的占着林静恒的便宜,他以为自己不会求的太多,那个人看他一眼他便满心欢喜,哪怕他越来越贪婪,想要的更多,可是偷偷的拿到一个吻就够他高兴好十天半个月。

  他想,如果说之前只是在眼里、心里装满了林静恒,那现在,林静恒这三个字恐怕已经刻上了灵魂,注定这辈子与他血脉相连,纠缠不清。

  林静恒的身体欣长结实,肌肉的纹理分明,暗藏着力量与生命力;而他的皮肤颜色又偏浅,带着一股子苍白的味道,有一种宛如艺术品般的美感。

  只是他的后背还依稀可见一条从前面延伸出来,狰狞而蜿蜒的疤,又为这份美感加了一抹悲壮的英雄色彩。

  他全身上下被烧得火急火燎,偏偏还要拿出一副对待艺术品般珍视的做派,一面为美色所迷,眼里早已泛起熊熊火焰般的光,一面又拼命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一定要好好表现,要走流程!

  最后两种思绪在他脑海里挣扎了片刻,便炸成了一句“****走流程,老子忍不住了”,就像一个急色鬼般扑了上去。

  等他双手都抚上了那结实的臀肉时,他只觉得一股股的热流向着他的大脑,他的鼻腔还有身下汇去,他的小小陆不断地吐出透明的体液,仿佛要炸开一样。陆必行连忙吸了吸鼻子,稳住了心神,拼命告诉自己得有点出息,大概只有“不要当秒男”这个尊严上的问题勉强将他的理智稍稍拉回来一点,他死也不想还没开始办正事就“一泻千里”,这才让他在这种时刻没能撂挑子。

  他有些猴急的就要将小小陆送到那心向往之的洞口时,瞥见了林静恒抓着床单的手背,当他发现这只手由于过于用力而崩起的青筋时,他突然就冷静了下来,脑子里被那簇把他整个人烧成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火苗,就毫无预兆的退了下去,他的大脑开始思考。

  他想到了,林静恒因为舍不得他受伤和疼痛而把自己视死如归的交给他。林静恒会心疼,自己又何尝不是?陆校长突然又开始庆幸起来——知识就是力量,虽然铁骨铮铮小处男,但自己好歹是知道流程的人!

  他认真的“走着流程”,去一点点探索开拓,孜孜不倦,上下求索。由于幸福来得太突然,而毫无的准备陆校长突然很惋惜自己空有一副流氓的架势,却没有流氓的本质。导致自己现在只能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就着点自己的唾液,再颤颤巍巍的向着那个神秘的紧闭之地送去。

  于是微微扭过头,侧着脸,艰难的看清了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的陆必行,看清了他那张红着眼睛,尚未完全褪去天真与单纯的脸,原来落在他脖子上的不是鼻血,而是这人的眼泪。

  陆必行的脸逆着光,这个小休息室里带着点淡蓝色光透过水晶球的折射略微有些斑驳的打在他的脸上,硬是给他镀上了一层瑰丽的颜色,于是林静恒从那细碎光影的折射中看到了他浅茶色的瞳孔中的透亮和坚定,林静恒突然就想起了这个年轻人第一次在机甲室里对他那近乎莽撞的告白,那个眼神与现在竟然别无二致,或者说,现在比起那会,在真诚中还带上了滚烫的炽热与和令人惊心动魄的执着。

  他的心突然就塌下了一大块,将眼里的这名青年从头到尾的装了进去,又柔软的包裹起来。

  陆必行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流眼泪的窘样被发现,干脆耍赖似的就用额头蹭了蹭他的发尾,又在他的耳边声音低哑的撩拨了一句:

  陆必行哭出了一股子逼良为娼的味道,但神奇的是林上将居然立马读懂了他眼泪里那真挚而热烈的情感,继而整颗心都柔软了下来。

  陆校长这一手煞风景的本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时的林上将非但没有立马把他身上这个与他贴的严丝合缝,还企图“辛勤耕耘”的家伙一脚踹下去,反而是偏头跟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任其作为。

  其实,陆必行虽急躁但不粗暴,尽管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将林静恒的每一寸肌肤都刻上自己的痕迹,要狠狠地占有他,要把他埋进自己灵魂里,但在走流程的过程中他又极其克制忍耐。

  他在林静恒在床上任他索予这件事上深切感受到了林上将不怎么会宣之于口的爱意,他非常珍惜这件天赐的宝贝,以至于亲吻都带着一股子虔诚的味道。

  就在与林静恒完全契合,成为一体的时候,他脑子里像是走马灯一样飞快的闪过各种片段,准确的说是各种各样的林静恒,板着脸的,绷紧嘴角的,懒散的,亦或是穿着军装一丝不苟的,最后定格在了那个很多年前的北京β星,星海学院,那个有着星星穹顶的大礼堂:他穿过学生们一张张或活泼或沉静又或是带着点飞扬跋扈以及年轻人不可一世的脸,在他还来不及惊叹自己记忆的精密性时,就猝不及防的撞进一双深灰色的眸子,四目相接,一眼万年。

  这一刻,他整个心灵或是说灵魂的愉悦远远超越了生理上的,他觉得自己仿佛走完了一段极为漫长的旅程,心里那颗名为林静恒的种子,一点点生根发芽,深刻地长在他的骨血中变成参天大树,此时此刻,终于开满了艳丽的花。

  于是他胀着满心沉甸甸的爱意,更加卖力的耕耘起来。他发现一向克制的林上将在这事儿上对他有着宠溺般的纵容。偶尔在他戳到敏感之处而忍不住从嘴边流淌出的一两个谙哑的音节,粗重的呼吸声,有些滚烫的汗水,林静恒皮肤特有的柔韧触感,他从不知道一个人竟能这般美好——全身的血液崩腾不息,他甚至有些分不清真实与虚幻,声音,呼吸,汗水,触感交织在一起,仿佛一个橙红色的美梦。

  林静恒纵容了他一夜不知疲倦的索取。期间陆校长像发现了新星系一样,发现了了几处平日里“冷静自制”(闷骚?)的林上将的敏感点,挑逗的乐此不疲。察觉到林上将的配合配合跟纵容后,陆大工程师的嘴角更是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林上将终于觉得自己以前极大地低估了陆工程的体力,这家伙兴奋得像一条磕了药的野狗,还有一股把自己当成个永动机的架势。整整三次,高质量无间断的“高频率”活动之后,陆必行竟然睁着无辜透亮的眼睛,企图再来一次!最后还是被按住,强制他睡觉的时候,他才不情愿的搂着林静恒的腰,有些不情愿的闭上了眼。

  此时本应该睡着的林静恒却睁开了眼,深灰色的眼眸里全是陆必行不曾见过的温柔。他盯了熟睡的陆必行片刻,伸手理了理他贴在额头上凌乱的卷发,凑过去,在他嘴角轻轻印上了一个吻。

  动作轻柔的拿下陆必行执着地缠在他腰上的手,他的小青年皱了皱眉头,没有醒。

  他随手披上了一件外衣,活动了一下有些酸软的腰,坐到休息室的窗口,完全不顾机甲里严禁烟火的规定,就着天边暖红色晨光,点燃了一根烟,眼睛望向遥远的地方,不知在想什么。


立博官网